亞冠賽程給中超四強出難題

更多精彩盡在這里,詳情點擊:http://www.ezhoppi.com/,亞冠

亞足聯將于北京時間1月27日下午舉行2021賽季亞冠聯賽正賽(小組賽)分組抽簽儀式。抽簽儀式開始前兩天,亞足聯通過官方渠道正式公布了新賽季亞冠聯賽賽程,其中東亞大區小組賽將從4月21日開始,至5月7日結束。

作為最早亮相新賽季亞冠的中超球隊,北京中赫國安隊將在4月14日附加賽中迎戰澳大利亞布里斯班怒吼隊與菲律賓伊洛伊洛卡雅隊資格賽的勝者。一旦新賽季中超聯賽能夠在5月之前揭幕,那么4支參加亞冠的中超球隊就面臨雙線作戰。由于疫情及國際旅行條件受限等因素影響,各隊在出行參賽的問題上將面臨巨大困難,這意味著各俱樂部大概率將分別組隊參加中超、亞冠。出于對國足40強賽備戰與競爭利益維護的考慮,4家中超俱樂部作為國腳主要輸送大戶,恐怕更傾向于將主力留在國內兼顧中超聯賽、國足備戰。而這樣的結果,顯然不是亞足聯所愿意看到的。

本月初,亞足聯已將初步擬定的本年度各項賽事的賽歷下發給各會員協會。由于新賽季亞冠聯賽分組抽簽儀式定于1月27日舉行,因此亞足聯于儀式開始前兩天將亞冠聯賽賽程終稿正式公布。根據這份賽程表,新賽季亞冠聯賽僅小組賽集中在一個時間段內進行,淘汰賽分別安排在9月、10月、11月進行。由此可以看出,本賽季亞冠聯賽賽程安排與去年濃縮的賽程安排有區別,跨度從4月開始至11月,總長超過7個月。

受疫情影響,本賽季亞冠聯賽小組賽賽程安排相對密集,東亞大區小組賽首輪于4月21日開始到5月7日結束,周期不超過20天,且比賽采取集中賽會制。但即便如此,對各協會參賽俱樂部影響較大,對中超4隊的影響可能更突出。按照職業聯盟籌備組的最新計劃,新賽季中超聯賽最快將于4月上旬開賽。如果“BIG4”確認參加亞冠比賽,就不得不提前按各類國內外防疫規定做好赴境外參賽的準備。

此外,一旦中超4隊赴境外參加亞冠比賽,那么賽后是否有適宜的航班滿足各隊人員及時回國之需也存疑。說到此,就不得不重提恒大、中赫國安、上港、申花4隊參加上賽季亞冠聯賽的往事。4支球隊分別在不同時間結束當季亞冠競賽使命,但除了挺進八強的中赫國安隊外,其余3隊都是在等待多日后才登上了回國包機。這說明疫情所致,各類意外或不確定因素可能隨時出現。如此看來,“BIG4”中超參賽計劃就難免受到影響。

除中超聯賽外,國足備戰40強賽也是4家俱樂部繞不開的現實問題。以新一期國足為例,入選的27名國腳中,有19人分別來自4家參加本賽季亞冠的中超球隊。其中國安、恒大分別以7人、6人入選,成為國腳輸送第一、第二大戶。按照計劃,即便40強賽要延至6月開賽,國足在本期海口集訓后至40強賽開賽前也要至少再組織一期集訓。集訓時間安排在3月或4月。一旦上述球隊派主力球員赴境外參加亞冠賽事,那么也會直接影響到國足備戰。

對于輕重緩急的取舍,各俱樂部自有想法。但如果中超4家俱樂部安排全替補或“二隊”出征亞冠,那么亞足聯顯然從情感上難以接受。值得注意的是,就在1月25日公布新賽季亞冠聯賽賽程的同時,亞足聯還通過其官網宣布了一條消息——那就是他們與來自日本的全球知名游戲軟件公司“科樂美”續簽了一份為期4年的長約。盡管合作涉及的金額未予公布,但亞足聯透露,此次合作涉及的游戲開發及更新對象不僅涉及亞洲杯等由亞足聯主辦、各項會員協會代表隊(國家隊)參加的賽事,還包括亞冠在內的所有俱樂部賽事。由此不難判斷,亞冠聯賽在亞足聯各項商務合作中占據的舉足輕重地位。也難怪亞足聯寧可放棄舉辦新一屆亞青賽、亞少賽、室內5人制錦標賽及沙灘足球錦標賽,也要全力保障亞冠聯賽及亞足聯杯賽事的正常運營。

1月26日下午,中超廣州城俱樂部(原廣州富力俱樂部)通過官方渠道宣布,該俱樂部一線歲的邊路好手常飛亞已接到國足征調令,確認前往海口參加國足集訓,從而頂替受傷的邊鋒韋世豪。

1月22日,國足在海口觀瀾湖基地集中備戰。不過從當天訓練至25日傍晚球隊第四堂室外訓練課結束,來自廣州俱樂部(原恒大俱樂部)的邊鋒韋世豪卻始終未能隨隊合練。據了解,韋世豪是因右腳踝受傷而連續缺席國足訓練的。從目前情況看,他很可能無法參加球隊本期集訓余下的訓練。由于另一位鋒將、入籍球員阿蘭因防疫規定,暫時還無法到隊訓練,教練組綜合考慮一番后,決定補充征調一名邊路攻擊手。常飛亞正是在這個背景下入隊的。

年近28歲的常飛亞上賽季代表廣州城(富力)參加了21場比賽,打入一球,并有一次助攻。在此之前,常飛亞曾在2018年入選過一期國足集訓隊。不過,他目前為止還沒有代表國足參加過任何比賽。

留下評論

您的電子郵箱地址不會被公開。